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头条, 艺术励志 >> 文章正文

挣扎的美丽

《挣扎的美丽》引言:人生中有好多人都活在挣扎里,刚毕业的大学生为找工作而游走于城市的每个单位,是挣扎。医院里得了绝症的病人每天徘徊在生死之间,是挣扎。人生中本身就存在着这些个无奈,看到这些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挣扎,我们能做的只有祈祷,希望他们早日从苦难中挣扎出来。

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,呼呼的北风将太阳的光芒吹的软弱无力,法国梧桐的落叶被来往的车辆压着飞卷着,有的已经零落成泥。寒意使匆匆赶路的人们萎缩着,情不自禁裹紧大衣。我正将头缩进衣领里躲着,忽然听到一个颤抖的声音,姑娘,要买画儿吗?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,目光中含有祈求。仔细看时,一脸的胡子,像秋天的荒草,身上背着一个编制袋缝制的大包裹,卷着被褥,这之上,是一个破旧的画夹。承担这一重负的是有些孱弱的躯体,说他孱弱,不但是因为他的苍白和瘦弱,还有是他不得不依靠一根拐杖保持平衡,因为他的左腿不知丢失在了什么地方。

在小城的路上行走,你经常会遇到一双乞讨的手执拗地挡住你的去路,大有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意味,让你的同情心在一次次或甘心或不甘心的施舍后逐渐变得麻木。这位中年男子很显然没有把自己沦为乞讨为生的一列。我有些惊奇了。

我说好的!这位男子于是很惊喜的将背上的行李很艰难的放下来,用手提了一下裤子——我看到将裤子捆在身上的是一根尼龙绳。他坐在行李上,将拐杖放在一旁,把画夹支在那根健全的腿上,说,我为你画素描。一会就行。

果不其然,画一会就完成了,很简单的几笔,画上的人物大众化的面孔,找不出我的特征,我虽然不懂绘画的秒处,但这画实在不敢恭维。他要三块钱,我给了他五块,他执意不肯,说,姑娘,我不是乞讨的。说完一笑,这笑声透过胡子,变成水气,在空中手舞足蹈。

他又上路了,艰难地背起行李,架着拐杖一蹦一跳地走进不断伸展的街道里,融入初冬的一片萧索之中。我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,一个词语忽然出现在脑海:挣扎。

我没有问过他的身世,不知道这七尺之躯曾经饱受过怎样的屈辱与压抑,但他这种不向生命低头、不向生活乞讨的精神却使我深深地震撼了。这是一个真实意义的生命,完整的高贵的生命。是的,真正的生命决不在乎命运的摆布,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保持着生命的本色和灵魂的高贵,而不容亵渎。愈挫愈奋,越是困境就越是挣扎,卑微的生命因此散发出夺目的光辉。

挣扎首先是对命运的抗挣。老子有句很发人深省的话:天地不仁,视万物为刍狗。任何生命的个体相对与浩渺的宇宙,都是那么微不足道。当我们小心翼翼,认认真真又信心百倍地为我们的明天放飞美丽的憧憬时,很多猝不及防的打击和挫折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,同我们不期而遇,让我们的躯体和心灵承受生命超常的重量,把明天触手可及的美好变为镜花水月般模糊和遥远。有多少人,因此消沉,自暴自弃,甚至选择极端的方式终结生命。

鲁迅说,真正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这勇士便是在逆境中的挣扎者。只有挣扎会使山穷水尽变的柳暗花明,会使悲剧性的生命变的悲壮而伟大。瘫痪的史铁生坐着轮椅讲述清平湾的故事,是挣扎;残臂抱笔的朱彦夫写出30万字的极限人生是挣扎;面对瘫痪我不哭的桑兰用迷人的微笑征服了全世界,也是挣扎。没有挣扎就没有瞎子阿炳如泣如诉的二泉映月,就没有陆幼青死亡日记的生命回忆。

真正的挣扎,不仅仅是对躯体残缺和病痛的抗挣,更多的是对灵魂的升华和改造。我看过陈凯歌访谈录,其中有几句话很感人,他说在拍片子遇到困难时,我不和其他人一样绕过去,冥冥之中,我总觉得一定有一个最完美的结局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发现,去寻找,所以我这时常常像困兽犹斗,自己发狠去找到。困兽犹斗不正是在灵魂的沼泽里挣扎吗?

我朋友的老师是个画家,一个傍晚我们去拜访他,夕阳透过窗户照在他沉思的脸上,他谈起这几年从画的感受,颇有感触的说,人活着,其实是在同自己过不去,半夜钟声催人醒,既然活着就不应该轻易睡去呀。他说的一点也不轻松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的挣扎,冲破种种藩篱与禁锢,去寻求艺术的跳跃。这种挣扎尽管痛苦,却换来超越。

活着有时比死去困难的多,放弃大多比坚持容易的多。没有挣扎,生活也许平淡多了,安逸多了,但同时生命消亡多了,如水的日子只是时间的积累和生命的递减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不要轻言放弃,不要固步自封,呆在茧里沉睡,结果只是下酒物,挣扎后,你就会羽化成蝶,凌空飞舞。

本文标题:挣扎的美丽

本文地址:/899.html

本文来源:苹果彩票,2.5%高额反水免费送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