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心灵驿站 >> 文章正文

诺言要兑现

《诺言要兑现》引言:诺言并不是轻轻泼出去的水,时间一长就蒸发殆尽,不留丝毫痕迹;谎言是在石块上刻写的一张欠条,在没有实现之前,哪怕是日晒雨淋,它也不会字迹模糊。

只要是向别人许诺过的,就一定要保证实现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1944年,圣诞节前几天,美国丨01空降师在比利时巴斯托涅周围的环形地带仓促布防。我们已被突进的德军包围,好像瓮中之鳖。

我所指挥的空降营兵力约有600人,奉命进驻一个名叫安姆尔的荒凉小村,那里共有居民约100人。刚下过六英寸厚的大雨,我们的士兵穿着淡绿色空降制服伏在银白的战地h,等于是把子。

我立即召集参谋人员举行会议。有人建议使用床单作伪装,可是一时怎能收集到那么多的床单呢?

村长加斯巴,70多岁,圆胖红惘的脸上蓄了两撇大胡子。他这一辈子里,看到这个小村在1914年和1940年两次被徳军侵占,所以此刻主动提出帮助我们。

他取下钟楼的绳索,开始敲钟。半小时内,教堂的走廊上便堆积了200条白床单,告诉村民“用完后很快会归还”,随即把床单分给士兵。

几分钟后,我觉悟到自己许下的诺言是何等的愚蠢。有的人把床单撕成方块,盖在钢盔上;有的人把床单撕成窄条,扎在机枪枪管上;有的人在床单上开个洞,套在头上,做头蓬。我们的准备可真算及时,因为在翌曰凌晨四点钟,敌人就发动了破釜沉舟的攻势。激战了半天,我们活捉了50名俘虏。德军伤亡甚众,我军则损失轻微。

几天后,我们奉命调驻一个新防地,接着又转调别处。一路上有些床单散失了,有些已破损,终于全都抛弃了。不到半年,大战结束,我解甲还乡。

我从来没有想到,还会听到安姆尔这个地名。1947年秋,我在波士顿的报纸上读到—位记者访问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的报道。这位记者也到过安姆尔。当地居民说,他们复原的情况良好。报道又说有个人吃吃地笑着说:“如果借我们床单的那个美国人能归还床单多好啊!他答应用后就还的。”

我写信到报馆去,承认我就是记者所报道的那个言而无信的罪人。这封信在报上发表了。随后发生了一连串事件,邮寄包裹开始涌来。其中一个寄自缅因州,里面有一条床单和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如果我要遵守诺言,这件东西或许有帮助。其他报纸也转载了这个消息,我又收到更多的床单和许多支票。

两个月后,就在1948年2月,我履行了诺言,回到安姆尔。正好那一天也是大雪纷飞。加斯巴先生站在他屋前圆石砌的台阶上,把敲钟的绳索递给我,我使劲敲钟,村民俅1944年那样朝教堂走过来。在那里,我终于偿还了安姆尔村民的床单。

古人说“一诺千金”。当今社会,又有多少人许下承诺而又出尔反尔,将自己的信用出卖,结果无法在社会上立足,追悔莫及?读罢此文,让人对诚信有了新的认识。借了四年的床单,纷纷从各地寄了回来,虽然这些并不是省初僭的那些床单,但总算兑现了当初那份承诺。

诚信是什么?它是人与人之间的_种相互信任,它是心灵花园中属于我们的阳光雨露,每一滴锖华都是我们生命的源泉!我们每个人都要做一个信守诺言的人,在你许诺时,你就应该好妤估量自已,看自已是否有能力兑现自已的诺官;在你许诺后,你则应该尽全力做到最好。[美]约翰_汉伦/著 (周桦菱 译)

本文标题:诺言要兑现

本文地址:/2139.html

本文来源:苹果彩票,2.5%高额反水免费送

发表评论